何發良:責任的更高境界

時間:2012-08-28作者:

2012 年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演了一場主題為“企業的未來”的辯論。聯合利華*席營銷官基思·威德熱情地介紹了聯合利華正在推行的社會和環境計劃,這些計劃旨在幫助每天都在購買該公司產品的 20 億消費者。他表示,聯合利華曾經將企業社會責任計劃列為獨立于核心業務之外的問題,但如今,企業社會責任已成為該公司一切事務的核心。

企業社會角色的爭論

其實,關于企業社會角色的論戰由來已久。當前爭論一方所持的觀點是“企業的任務就是做生意”,另一方則是企業社會責任的擁護者,他們正在迅速掀起一場目標并不明確的運動,參與者中既有聲稱自己已經實踐了 “企業社會責任” 原則的公司,也有認為企業必須進一步減輕自身對社會沖擊的懷疑論團體。兩種觀點以不同的方式掩蓋了社會問題對于企業成功的重要性。它們還毫無意義地歪曲了企業對于社會福利的貢獻。大公司應該行動起來,徹*改變這場爭論,從批評家手中奪回理性和道德的制高點。

我認為,大公司必須將社會問題納入企業戰略,使之反映出社會問題對于企業的實際重要性。這些企業需要清楚地說明自身對社會的貢獻,它們對自身終*目標的定義既不能像“企業的任務就是做生意”那么曖昧,也不能像當今大多數關于“企業社會責任”的意見那樣保守。我們不希望企業因為高利潤率來破壞環境和浪費資源,但政府應該更多地參與其中,確定環境和制造標準,對違規者進行懲罰,引導行業的健康發展。

產業鏈上的責任感

從供應商、客戶到投資者、員工,一個企業的社會責任首先在于它對產業鏈上各個主體利益的尊重與維護。只有合作方的價值*大化才能實現三一本身的價值*大化。三一從四個方面保障了員工和投資者的權益。*一,保

持穩健增長,目前三一重工是世界第六、中國*一大工程機械制造商。2005 年股權分置改革以來,三一重工收益年復合增長率達到 64.8%,凈利潤年均增長率 87.4%,遠遠高于行業平均水平。第二,保障股東的決策參與權,讓中小投資者充分行使參與權,近三年股東參與股東大會表決的股份數占總股本的比例平均為 70.6%。第三,保障信息知情權,上市9 年,三一重工信息披露及時準確完整,無遺漏,無違規,無差錯,2011 年被中國證券報評為*受投資者信賴公司。第四,保障股東的投資收益權。三一重工是國內機械工程行業*家市值超過千億的企業,同時也是中國機械工程行業*家市值進入世界五百強的企業,股東回報率在全球居第五,在全球的工程機械企業中排名*一。

供應商關系方面,謀求與供應商雙贏。2011 年,三一重工成立了“5+5”幫扶模式,組建 5 支融技術、質量、管理用戶為一體的專業團隊,對 5 家供應商進行一對一幫扶試點,打造 5 家精品項目。并通過幫助供應商改進技術,提升產品品質,組織供應商負責人參加培訓,提供融資擔保,解決供應商的資金流轉困難,幫助供應商在產業園周邊建廠等措施切實解決供應商遇到的各種難題。

同時,三一重工將企業的核心價值觀定位于“高品質”之上,立足于生產高品質的產品,提供高品質的服務,“三一視質量為企業價值和尊嚴的起點,是*一不可妥協的事情,花大力氣推行精益制造,構建完善的質量體系,積極引導行業服務發展潮流,努力創造客戶價值。”

社會責任的本源

一般來說,提到社會責任,人們首先會想到慈善,救災助學,對企業來說,這的確是義不容辭的,但還遠不止這些。企業社會責任的關鍵在于做好業務,并創造性地解決企業和社會面臨的重要問題,而不是簡單地追求良好的感覺,它要求更加專注、努力工作和做出長期承諾。

長期以來,三一熱心于慈善公益,回報社會,并堅持“立公、立德、立言”的古訓,放在企業層面有著不同的詮釋:立公,即企業要卓有成效,為社會創造財富,承載社會就業;立德,即扶貧濟困,慈善、救災、助學;立言,是更高的社會責任,即創造一個有益于世界的生產方式、管理模式和文化理念。

在三一,關于社會責任有這樣一種觀點:西方的企業家要做社會責任,是拘泥于神的使命,為世界創造財富;而中國社會責任的源頭,則是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的中國文明。比如中國傳統的道家文化,*重要的理念是天人合一,提倡“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而儒家有幾個重要的理念,*一 “人者愛仁” ,第二“己不育,勿育人” ,第三也是*重要的一條,“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 ,這是非常高明的社會價值觀, 體現了儒家文化的精髓: 內生外發。 一個人要成為*者,他必須是道德上可以仰望的北斗星, 這充分地證明了中國傳統哲學講究人文關懷,強調內制外生的人文動力。

美國管理學家邁克爾 • 波特認為企業社會責任分為兩類:反應型和戰略型。反應型企業社會責任又分兩種形式:*一,做一個良好的企業公民,參與解決普通社會問題;第二,減輕企業價值鏈活動對社會造成的損害。而戰略型社會責任,則是尋找能為企業和社會創造共享價值的機會,包括價值鏈上的創新和競爭環境的投資。另外,企業還應在自己的核心價值主張中考慮社會利益,使社會影響成為企業戰略的一個組成部分。

履行反應型社會責任雖然能給企業帶來競爭優勢,但這種優勢通常很難持久,戰略型企業社會責任才更具科學發展視角。而三一的“立公、立德、立言”,正好體現了反應型到戰略型的過渡與升華。只有通過戰略性地承擔社會責任,企業才能對社會施以*大的積極影響,同時收獲*豐厚的商業利益。因此我們需要具備全新的思維方式,真正從戰略角度出發,讓責任站在戰略的肩膀上,實現兩者的*美嫁接。

何發良 普茨邁斯特亞太區*席營銷官

投稿與內容反饋